習近平訪美成果清單的影響分析

來源:和訊網作者:和訊網發布時間:2015-09-28


  安邦智庫刊文指出,體來看,中美雙方領導人達成了廣泛的成果清單,這是全球兩個最有影響力的大國才有的合作框架(即G2格局),有助于消除全球經濟與安全事務的不確定性。而一個穩定、可預期、建設性的中美關系,對于低迷的全球經濟無疑是一個正面消息。這篇文章具有一定參考意義。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美行程即將結束,最受市場關注的是:中美雙方能達成什么樣的合作?這種合作格局對于世界又有什么影響?
  根據中方當日公布的超過萬字的“習近平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中方成果清單”顯示,中美在政治、經貿、人文、氣候變化、科技、執法、防務、航空、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達成49項重要共識。這相當于中美之間一次全方位的“對表”,在當前復雜的國際形勢下,中美強化合作將明顯減少世界的不確定性,對全球都會產生重要影響。
  在討論中美具體合作成果之前,中國對中美合作的真實態度非常關鍵。習近平在致辭中表示,新形勢下發展中美關系應該“隨時而動,順勢而為”。在我們看來,“隨時而動,順勢而為”反映了中國真實的合作態度,不僅體現了中國在國際事務中的務實態度,而且展示了中國的靈活性??陀^來看,中美關系是當今世界最有影響力的雙邊關系,只要兩國關系不出問題,世界就不會出太大的亂子。中美關系的基本格局,遠比中俄之間禮節性的相互參與閱兵來得重要。
  梳理下來,在中方公布的中美會談成果清單中,有如下方面值得關注:
  1、美方接受了“中美新型大國關系”概念。雙方同意繼續努力構建基于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中美新型大國關系,以建設性方式管控分歧。此外,習近平和奧巴馬都不認同中美雙方會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即守成大國與新興大國必然發生沖突。有兩點非常重要:一是美國接受了中國提出的“中美新型大國關系”概念,這也是美國不少智庫建議否認的概念;二是雙方拒絕“修昔底德陷阱”意味著中美對雙方關系已達成基本共識,這種非對抗性的基礎性共識對兩國關系發展至關重要。
  2、中國承認并尊重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利益。中方清單稱,“美方歡迎一個強大、繁榮、穩定、在國際和地區事務中發揮更大作用的中國,支援中國的穩定和改革。中方尊重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傳統影響和現實利益,歡迎美方在地區事務中繼續發揮積極、建設性作用?!痹诿绹爸胤祦喼蕖币约澳虾栴}的復雜背景下,中方尊重美國在亞太的傳統影響和現實利益,這是一個重要的表態,可以看成是對美國接受“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的“回報”。
  3、雙方承認共同維持全球經濟與金融體系格局。清單稱,“中美雙方確認在促進強勁和開放的全球經濟、包容性增長和可持續發展,以及穩定的國際金融體系方面擁有共同利益,上述目標的實現由第二次世界大戰后成立的多邊經濟機構所支撐,這些機構使兩國人民受益”。由于二戰后的全球經濟與金融體系是以美國為主導的建立的,這也意味著,中國將繼續承認這種格局。在格局不變的情況下,美國支持傾向中國的利益調整,如“美方承諾盡快落實2010年IMF份額和治理改革方案,并再次確認份額的分配應繼續向具有活力的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轉移”,以及“在人民幣符合IMF現有標準的前提下支援人民幣在特別提款權(SDR)審查中納入SDR籃子”。
  4、關鍵的中美投資協定(BIT)未取得進展,但承諾同意加快推進。雙方“積極評價正在進行中的中美投資協定(BIT)談判業已取得的進展”,“重申達成一項高水準投資協定的談判是兩國之間最重要的經濟事項”。今后將基于各自的負面清單出價,兩國“同意強力推進談判,加快工作節奏,以達成一項互利共贏的高水準投資協定”。這一協定還需要時間,進一步討價還價后才能達成。
  5、確認了高技術出口限制談判的通道和機制。高技術出口限制是中方高度關注的問題,美方重申,“承諾促進和便利商用高技術物項對華民用最終用戶和民用最終用途出口”,雙方承諾,“繼續通過中美高技術與戰略貿易工作組深入并詳細討論共同關心的出口管制問題”。美國對此問題一向嚴格,但確認溝通渠道和機制,至少不是一個壞消息。
  6、對于基于國家安全的投資審查,雙方建立了彈性分類和處理原則。中美雙方承諾,“各自關于外資的國家安全審查(在美方指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的審查程式)的范圍限于屬于國家安全關切的問題,不通過納入其他更寬泛的公共利益或經濟問題將審查范圍泛化”?!爱斠豁椡顿Y存在國家安全風險時,雙方將盡可能快地通過各自審查程式解決風險,包括在合理且可能的情況下,采取有針對性的緩和措施,而不是禁止投資”。要指出的是,隨著中國對美投資增多,投資安全審查成為雙方都有重大利益的領域,而不是過去以美國為主的單向審查;由于“中國市場”的重要性增加,中國的安全審查也比過去有了更大的談判空間。
  7、中美兩國金融情報機構將簽署關于反洗錢和反恐怖融資資訊交流合作的諒解備忘錄。中美兩國的金融情報機構將基于互惠原則在涉嫌洗錢和恐怖融資及其他相關犯罪的資訊收集、分析和互協查方面開展合作。這是美國更期望的合作,作為“回報”,“雙方決定加強和推動《聯合國反腐敗公約》、二十國集團(G20)和亞太經合組織(APEC)等多邊框架下的反腐敗合作,不為腐敗分子和腐敗資金提供避風港”,這是中國所期望的。值得注意的是,“在追贓領域,雙方同意商談相互承認與執行沒收判決事宜”,“雙方歡迎最近通過包機遣返中國逃犯和非法移民,并將繼續開展這方面的合作”。這些合作都涉及雙方具體的利益交換。
  8、雙方在網絡攻擊和竊取知識產權方面達成合作。中美雙方同意,“就惡意網路活動提供資訊及協助的請求要及時給予回應”,“就調查網路犯罪、收集電子證據、減少源自其領土的惡意網路行為的請求提供合作”。中美雙方同意,“各自國家政府均不得從事或者在知情情況下支援網路竊取知識產權,包括貿易秘密,以及其他機密商業資訊,以使其企業或商業行業在競爭中處于有利地位”。在網絡竊取知識產權方面,過去中國經常受到美國的指責,現在中國同意加強合作,是對美方訴求的正面回應。雙方還同意,“建立兩國打擊網路犯罪及相關事項高級別聯合對話機制。中方將指定一名部級領導牽頭,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和國家網信辦參加。美國國土安全部部長和司法部部長將作為對話的美方共同團長,由聯邦調查局、美國情報委員會和其他部門的代表參加”。如此高級別的溝通層次和溝通機制,意味著雙方在網絡這一重要領域建立了一個規范的規管機制。
  總體來看,中美雙方領導人達成了廣泛的成果清單,這是全球兩個最有影響力的大國才有的合作框架(即G2格局),有助于消除全球經濟與安全事務的不確定性。而一個穩定、可預期、建設性的中美關系,對于低迷的全球經濟無疑是一個正面消息。
?
湖北快三预测软件